• 中国国际住宅产业暨建筑工业化产品与设备博览会”(简称中国住博会)
首页 > 会议中心 > 正文
大话地产第六场--装配式住宅工业化内装集成技术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9-21 11:41:06 浏览次数:




主题:装配式住宅工业化内装集成技术对实现住宅产业化的意义
时间:2016年9月6号
地点:搜房网直播间
主持人:国家住建部住宅产业化促进中心尹伯悦处长
 邀请嘉宾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产业化分院的副院长  宋兵
    苏州科逸住宅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总监  张开飞



 
    尹伯悦: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到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产业化分院的副院长宋兵,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最近几年十分关注工业化建筑特别是重视工业化建筑当中的内饰工业化研究和施工,专门成立了一个专业的建筑产业化分院,宋兵副院长作为这个行业的领头人、专家也兼任副院长。
    今天也非常荣幸地邀请到苏州科逸住宅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总监张开飞,苏州科逸住宅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这几年在整体卫浴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也承揽了不少的工程,尤其是在工业化建筑的核心组成部分-----厨卫部分的研发方面起了关键的带头作用,能够邀请他们两位到来我觉得非常高兴,他们代表了我们国内目前在工业化装饰行业的领头研究设计和施工单位。从这几年国家政策尤其是中央6号文关于城市指导管理意见颁发以来,对我国住宅产业化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这十几年来在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一直走在前面,所以请宋兵副院长先介绍一下有关的情况。
    宋兵:我们研究内装工业化差不多有5年的时间了,最开始研究这个的初衷是因为承接了一些公租房的项目,因为当时公租房要求全装修交房租给老百姓,从那时我们就开始做全装修公租房的研究,后来加入了产业化和工业化的技术在里面。
    从去年年底开始,北京市建委有一个新的政策,要求所有的保障性住房都要求精装修交房,这个保障性住房涵盖的范围就大了,一个是原来的公租房,像棚户区改造的回迁安置房,还有经适房、两限房都是保障房的范围。前几年还有新的自住型商品房,它已经是商品房了,为中高档收入的人群提供保障性住房。
    最近我看到上海发文要求外环路以内所有的新建住宅包括商品住房都要精装交房。从国外来看,发达国家其实都是精装修交房,我们这种所谓的毛坯房交房的概念在国外发达国家是没有的,所以我想国内至少是一线城市,这一两年应该会全面地实施这种全装修交房。从行业技术来分析,就老百姓的感受来说,其实装修是他们最直接能感受到的工业化的部分,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搞建筑工业化,你的结构体系再好,实际上老百姓是体验不到的,他体验的就是跟他能够直接接触的,实际上就是内装这块。所以从用户体验来说,内装工业化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这个也是我们这几年研究的主要方向。
    从前几年的建筑工业化的发展来看,比较偏重于结构的工业化,实际上对机电体系和内装体系的工业化,研究是不够的。我觉得通过这个全装修成品交房实际上可以把这个事情再促进一下。前几年我们提出一个概念,叫做成品交房,就是说不需要住户二次装修,直接可以拎包入住的房子叫做成品房。以前我们叫做毛坯房,我们讲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实际上100多年前汽车刚发展的时候也不是一个成品的产品,而是需要用户自己去装,发动机、车架、车轮等部件,因为当时工业化程度不高,也需要到处凑。那么带来的问题就是产品的责任最后没法落实,比如说车坏了,可能发动机厂子推给其他的厂,实际上我们这几年住宅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因为住户拿到的是毛坯房,他自己装修完了以后,比如说防水漏了就容易扯皮,比如说电路进行改造的时候,出现跳闸等等这些问题,可能装修公司就会推到开发商那,开发商说因为你做了装修责任就转移了。
    那么现在责任就很清楚了,就是一家,所以去年北京建委的文件说得很清楚,就是叫房屋建设单位是房屋品质的第一责任人,然后呢,是要为建筑的全生命周期来负责的,这个定位我觉得特别好。这几年我们也通过这个研究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不管是结构还是机电再加上内装工业化,实际上应该是建筑工业化的三架马车,这三架马车我觉得到目前为止至少从理论上基本上搭建成功,下一步可能还需要大量的实际项目去做一个检验。我就先说这些。
    尹伯悦:刚才宋院长从国家的政策和一些省市的政策,谈了内饰部分工业化的必要性,过去老百姓经济条件相对较差,我们提供的仅仅是刚刚能够满足居住的毛坯房,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毛坯房的问题越来越多,在结构上、环保上、价格上乃至质量上都给老百姓带来很大的不便,所以从中央到省市都提出一系列的政策,提倡精装修,并且给全装修一些激励和奖励政策,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作为一个领头的研发型科研院所做了大量的尝试和研究,刚才宋院长讲得也非常好。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工业化装饰里面到底涵盖哪些体系,刚才宋院长说了包括内饰体系,设备体系。其中厨房、卫生间是工业化装饰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关系到老百姓居住的质量问题。住房过去主要的渗漏水,除了外墙渗漏水以外,第二大渗漏就是来自厨房、卫生间;厨房、卫生间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安全问题所在,存在着漏气、漏电等隐患,不过,在遇到自然灾害人为灾害时,厨房卫生间也是避难的地方。这几年我们苏州科逸住宅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尝试,请张总介绍一下为什么要做整体厨卫?
    张开飞:感谢主持人,之所以要做整体卫生间、整体厨房,从我们这样一个制造企业的角度来看,我们觉得市场有这样的需求,刚才宋院长说过,从国家层面对屋屋全生命周期包括装修的品质等等这些方面都提出了一些要求,而且参照了国外的比如说日本的一些先进的产品经验和发展过程,我们觉得整体浴室、整体厨房是非常有必要在这个市场上出现的,只不过我们用两种形式把它表现出来,首先用工厂的预制,第二个就是我们在现场进行装配,通过这两个阶段来把这个产品做好。
    回溯过去的过程,首先我们现在要做的不光是生产制造和现场施工的环节,更多地应该是从源头上改进,从规划设计阶段就要把内装部品的概念提出来,加重它的比例。从直接用户即老百姓的角度来说,他首先要问这个东西好不好,第二个便宜不便宜,第三个安全不安全,环保不环保。我曾看过搜房网的一篇文章,一个客户提出了一些非常现实的问题,这三个问题排序在最前面。
    第一个问题我这样回应一下,它是非常好的问题,从使用寿命上来说,我们设计时规划的使用寿命就已经包括维修和检修更换的阶段,我们通过专业化、人性化、标准化的设计让这个产品的设计功能达到最好的一种状态,它的功能最舒适,而且通过工业化的装配减少了在现场施工人工因素造成的品质不稳定问题,干法装配完成的成品房,卫生间的质量都会非常好,使用寿命会变长。
    第二个便宜不便宜。我们做的整体卫生间、整体厨房属于住宅工业化的范畴,适合大批量工业化的制造,成本一定会比用传统的施工作业的方式便宜,首先有成本造价的优势,虽然这个优势也不是大到很多,但有一定的优势;另外,还有维修成本和二次装修成本等方面的综合优势,整体卫生间使用寿命长,节约维修成本和二次装修成本;第三随着国家劳动力资源的匮乏,用工成本越来越高,这方面也会有更大的优势。
    第三个安全不安全,环保不环保,整体浴室从国外使命寿命上来看是30年到50年以上,主体功能防水这块会更长,在国内像我们科逸的产品,底盘是一体模压成型的,从结构上保证防水功能,我们一样可以保证30年到50年以上,这是非常好的状态。另外我们所使用的材料,是国内最主要的材料,虽然是一种负荷材料,最终的完结率可以达到99.99%,SMC完全是高温高压下成型的,化学反应率非常高,现在传统装修中使用的人造板压力可能就是几十吨,温度可能就是100度多一点,所以它的甲醛会不断地释放,而SMC这种新型的材料化学反应速率非常高,所以它非常健康,SMC的成品几乎没有任何甲醛释放,在使用过程中也不会发生更多的氧化碳化而释放有毒有害的气体,相对来说SMC进入到住宅领域里,起点还是比较高的,对老百姓来说又好。
    宋兵:整体卫浴建造要在设计阶段就设计进去,也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室内模数的问题,从安装的角度来说先把底盘放进去,是最省事的方式。我们现在的建筑安装过程是反着的,当然咱们认为它是正的,先把隔墙立起来再把底盘放进去,由于程序打架,实际上给未来的安装造成了一定的困难,这是从安装的合理性来说,应该先把底盘放进去再放隔墙。
    然后再倒到设计,你的隔墙给底盘预留的室内的净空间是不是符合要求,当然也可以反过来,比如说我们先设计一种认为合理的设计方案,反过来让厂家符合设计的模数,如果一次安装的量足够大,厂家就可以给你开模生产。国内现在一般是按照三模来控制建筑的模数,我们过去讲的三模不是室内净空的模数,实际上相当于结构的模数,并不符合室内精装的模数,这就牵扯到模数协调的问题。科逸主要是二模,我们未来在设计的时候,要考虑到后面到底要选什么产品,相当于汽车组装的过程。当然影响是相互的,比如说厂家要影响前端,或者前端影响生产厂家,这两个过程应该说都是对的,没有说谁对谁错,但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点,我们在做一个项目设计的时候,我们提一个叫做并行设计的概念,过去对于住宅的设计是先从产品的策划开始,比如说先设计一个户型再到建筑设计,再分结构机电最后才是室内设计,这个过程往往造成了室内做装修的时候拿到的尺寸是不符合室内部品安装模数的,我们提倡并行设计,就是要在产品设计阶段,各产业链提前介入,而且这个前置不仅仅是设计产业链的前置,而是生产安装整个全产业链一起前置,只有前置才有可能真正实现工业化的生产和安装,实际上我们目前大量的住宅在建造和装修的阶段,其实是一个定制化,并不是一个工业化的产品。
    就像我们刚才说的整体卫浴,还有厨房,比如说厨柜这一项,如果建筑师给室内留的净空尺寸并不是符合家具板材的模数,出材率就很低。如果我们设计前置,在这个阶段厨柜生产厂家提出你用哪个模数出材率会更高,这样对整个建造的过程包括绿色环保都有非常大的帮助。
    尹伯悦:刚才宋院长和张总分别就整体卫浴整体厨房等的性价比和环保性能等方面做了介绍,宋院长也说明了为什么要并行设计,有什么好处。我想有两个问题,第一从大的方面说我们国家目前模数化标准还比较单一,不细致;第二我们国家在厨卫这块还没有一个真正适应工业化内饰的统一标准。住房城乡建设部有一个标准,原来国家轻工局有一个标准,国家质量总局有一个标准,造成厨卫里面包括它的挂件的承重、踢脚线、插口、管径等等没有详细的要求。宋院长也说了过去的三模,四模,六模等等,它的规定仅仅是对结构上,没有对真正的建筑家具和建筑的设计要求有详细的模式化,我想随着住宅产业化、工业化建筑、工业化部品的进一步应用,这会给我们带来新的考验,要改善这个现状,在行业协调、政策支持等方面都需要努力,我们现在提倡EPS的资质,从设计,加工,装饰,以至于后期的物业管理的介入等等,最好一体化,这样能够克服这个弊病。
    宋院长他们做了大量的模式化工作,跟北京工业大学共同编了一本书,对今后工业化装饰方面能起到很好的指导作用。工业化内装不仅是全面的装修,还有结构与厨卫等部品之间衔接的问题,特别是刚才提到的工业化带来的模数协调等问题,工业化内装要求精确、精准,精确精准不仅仅是我们本身部品部件的尺寸,更重要的是与原来的结构对接,装饰的产品不能误差太大了,我想张总你们在整体厨卫安装的过程中应该会遇到很多类似的问题吧,会不会遇到砸墙、改管的问题,你们是怎么把上一道工序解决好的。
    张开飞:尹处长问到的问题也是我们比较头疼的问题,跟万科及宋总主持的项目合作时,因为他们对内装比较看重,建筑设计采用一体化设计,专业度比较好,这样的问题会比较少,或者基本没有,但在做其他房地产项目的时候,因为对方邀请我们进入的阶段相对晚,改个门洞,改个管线这样的事非常普遍,这其实都是成本层面的浪费。
尹伯悦:张总还有一个问题,咱们知道日本是整体卫浴用的比较早的国家,不管是家居、旅馆、宾馆用的全是整体厨卫,我们国家目前处于什么阶段,怎样让老百姓能够接受它,知道它的好处。
    张开飞:其实整体卫生间从产品的制造方面来说,日本人的浴室制造技术99%我们都有,起码科逸99%都有,我们跟日本在苏州有合作的工厂,包括模具的经验等方面我们都不输给他们,我们的品质也过得去。
    我觉得整体浴室或者工业化内装部品国内不欠缺,从技术到材料像科逸这样的公司有很多,不会输太多,但是我们想把这个事情做到让老百姓都能够用到这样品质好的东西,还有很多欠缺。刚才也提到了,设计的穿透力量是否真的能够贯彻到底,从建筑设计的阶段,到内装阶段能否把这个设计串起来很关键。而且您刚才也提到我们的标准太多了,现在时代的发展速度比以前快很多,能否制定出一个着眼于未来的标准,让部品企业看到这个趋势性的东西从而控制自己,或者控制自己的发展阶段,类似于这样的环节解决好,才能真正让中国的老百姓更快用到这样好的内装部品。
    宋兵:我补充一下,我觉得像整体卫浴,从使用来说,它还有一个文化习俗的问题,就是中国的老百姓可能比较接受地面,墙面,我先说脚感,它是实实在在地踩在实地上的感觉,整体的卫生间实际上应该说六面都是架空,地面架空有技术上的优势,但是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不太接受踩上去咚咚的感受,他觉得心里不太踏实。日本的整体卫浴跟架空地板是一个整体,它是顺理成章的,大家都很接受,进门就把鞋脱了这是他的生活方式,跟我们不太一样。
    我现在感觉有可能南方人接受这个相对容易一些,因为南方基本上一进家就换鞋,北方过去家里面换拖鞋其实不太舒服,尤其是冬天,因为很冷。当然现在北方人的生活方式也在受南方人的影响,同时我们跟日本还有一个不太一样的,就是采暖方式,日本多采用地板采暖,中国目前也开始有相当数量的项目使用了地板采暖,就是这些因素加起来会影响到人的生活方式,那么这个生活方式就影响到他怎么去选用卫浴。
    最近我们也在做很多保障性住房,感觉从公租房来说,住户不太挑,因为产权是政府的,你只是租住,我给你提供什么样的房子你住就行了。但是作为棚户区改造的回迁房产权是老百姓的,他们选择产品的时候就会非常慎重。比如说一个项目几千套如果都用了整体卫浴,老百姓不接受,那你白装修,或者一半接受一半不接受这个活也没办法干。这个影响是长期的,可能大家的生活方式,比如说洗浴文化慢慢地开始改变的时候,选择这款产品的阻力就会小,所以目前看,从科逸的产品来说,像酒店、医院这都没有问题,没有阻力,因为不牵涉到产权的问题,一部分档次稍微高一点的住房住户也开始接受这个东西了,但是普通老百姓目前接受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
    尹伯悦:宋院长讲的很好,不管是传统习惯,还是老百姓说的个性化、多样化的问题,过去追求我自己装修、需要体现我自己的想法、对装修队伍不太放心等,这些都是整个工业化装饰或整体卫浴面临的情况,所以要推进工业化内装,一个是怎么改变传统的印象和习惯,第二怎么同时满足工业化和个性化。我想除了从宣传方面使老百姓更快更好地接受以外,实际上总体的趋势老百姓已经逐渐地认识到了,工业化装饰是必须要走的路子,但怎么走,怎么加快推进,可能从施工角度,设计角度,材料选择角度还有很多问题。
    宋兵:工业化从未来的发展趋势来看,造价会低,品质会高,这是肯定的,我们先拿车来说,几十年前车是很贵的,现在越来越便宜,同样的价格比的话,它的品质要比过去高太多了,那就是大规模工业化带来的好处,因为批量够大,所以整个的造价和成本就会下来。
    还有造价成本下来以后厂家的利润就会更多,他就会投入更多的钱研发,再进一步地提高这个品质,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前提,就是标准化程度要很高,当然这个可能跟您刚才问的这个问题是一个互相冲突的,就是个性化和标准化之间怎么去协调。我们自己的体会是这样的,作为普通大众的住宅来说,首先应该要标准化,因为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基本上是一样的,每天吃喝拉撒睡行为是一样的,那么首先要满足人体工程学尺寸的要求,这是可以做到一个基本标准的。
    然后像卫生间、厨房、卧室、客厅的基本开间尺寸也是可以定出来的,定下来的好处,就是可以标准化。对于普通住宅来说,我们不提倡个性化,除非你是富豪,你去盖一个别墅,你自己爱怎么个性化就怎么个性化,但老百姓的房子一定是标准化程度很高的。
    从建筑来说,我们说了这么多年的标准化,其实没有解决一个根本性的问题,简单地说就是对于户型的尺寸来说什么是标准化,其实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净尺寸,刚才我讲了,建筑的模数实际是轴线到轴线的模数,真正净空的模数是没有办法控制的,我们的标准化在讲建筑面积,建筑面积恰恰是不标准化的东西,要标准化一定要讲究净面,因为建筑面积永远是一个变数。我们这么多年一直研究保障性住房,拿60平米的公租房做测试,我们讲的60平米建筑面积,在不同的楼座最大的误差净面积能够差5平米,也就是说老百姓租也好,买也好,拿到同样是60平米的房子,使用误差能够达5平米,这是很可怕的问题。
首先我的5平米是什么概念,最小的居室的概念。同时有5平米的误差,造成了我室内空间的尺寸它永远是一个变数,所以没法形成一个标准化的户型,这就相当于汽车的底盘永远是不定的,比如说奥迪车从2.0到3.0底盘是一样的,区别是打开机器盖之后里面的设备设施是不一样的,还有内饰是变化的,但是对于车架子来说是不变的,其实住宅是同样的道理。在国外保障性住房和普通的住房在面积上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里面的装饰可以有高档和低档,未来在建筑行业要做的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把户型标准化,这里面的前提就是我们要说净面积,不要说建筑面积,建筑面积是永远说不清楚的,比如说公摊系数,我们专业人士有时候都算不清楚。
回到个性化的问题,什么是个性化,老百姓买汽车,他倒接受标准化,他倒没说你这个汽车给我一个轱辘再宽一点的,没有,它是一个引导的过程。对于住宅,我有时候给老百姓讲课,我说住宅你不要太追求个性化,当然不是说不允许你追求个性化,至少我们在空间尺寸上不要追求个性化,你的个性化可以体现在你自己买的家具,比如说你们家的沙发,你们家的床,你们家的窗帘这都可以个性化,你可以用红的,可以用黑的,这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要求精装这部分每家都不一样,那它的成本和质量是得不到控制的。
    在这个前提下,只要满足人基本的功能生活,人体工程学的尺寸研究透了就可以。装修就是六个面,有两种选择,三种选择就可以了。其实作为一个家庭来说,比如说墙顶地这三个因素,每个因素里面有两个选择,就会形成六个组合,这已经足够了。我们在做保障房装修的时候,不提倡菜单提供的太多,因为菜单太多的情况下,选择就会非常乱,就很难形成一个标准化,标准化之后还有一个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要在标准化的基础上形成规模化,你的成本才能降下来,你的品质才能提升起来,而组合过多就很难形成规模化。这个还是拿汽车来做例子。比如我们在全世界采购225的轮胎,不管是哪家生产的一定是轧的,没有个性化的产品。所以在这点上标准化和个性化是相辅相成的,但是我觉得可能媒体的引导更加重要。
    尹伯悦:个性化和多样化应是体现在我们科学性、标准化基础上的,不是说每个人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实现,必须在科学上,首先符合我们正常结构受力需求,还有科学合理的物理要求,我们现在需要节能的、环保的空间,需要一个人的生活体在里面生存,必须符合这几个科学条件,个性化不是说什么都可以做,要科学、合理、标准化下再体现个性化。有些企业做个性化也确实做得不错,通过多媒体和互联网,在电脑上可以改变它的颜色,可以改变它的间隔,空间可以随意改动,这个可能体现的个性化更多一些。
    宋兵:我们是提倡轻装修,重装饰,在个性化的需求上,对于装修来说,你的个性化的要求不要太高,但是你自己能够采购的活的东西,那你自己随便,其实只要家里这些摆设、家具一变个性就体现出来了。
    尹伯悦:还有一个问题,宋院长,我们住宅产业化里面的工业化装饰,到底是装到什么程度,比如说现在我们普通老百姓认为,把六边体所需要的功能都装完以后就完了,包括家电、家具、窗帘等这些吗。
    宋兵:这都不包括,我现在正在写北京市配合去年的文件编写的全装修成品交房实施细则和技术标准,这里面是这样界定的,凡是能够移动的东西,都不算,我们所谓全装修成品交房,墙顶地这三大块装饰肯定得做完,然后厨房的整体厨柜、固定的储藏,包括厨房的那几大件,一个是灶台,然后是洗菜盆、水龙头都包括,卫生间包括马桶、花洒,其他的都不算。移动的电器肯定是不算的,那个恰恰可以让住户体现他的个性化,这个从政府的角度来说也不便配这些东西。
    尹伯悦:张总,这几年苏州科逸住宅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应用到包括远到新疆、西藏等全国大部分地区,这些地区老百姓的接受程度怎么样,未来市场发展的方向怎么样。
    张开飞:我们的产品几乎应用到全国各个地区,之所以能应用到这么多地方,实际上也是更多地借助于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比如万科。刚才宋总提到标准化,我们早期给万科提供了5个卫生间的型号,万科就在它所有的房子里,除了A标的别墅不做以外,B标和C标都得到设计体现和应用,我们跟着这样的客户,从东北到海南,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都有实施。开始的时候我们提供的万科并不是全都接受,他们也开展用户体验这样的活动,也做了很多测试,比如说防撞,防摔,还有保质系数,还有刚才说的整体浴室墙板与建筑墙体之间是空的不能随便挂东西,有使用上的局限,毕竟是精装修交房,有万科所担心的东西,比如渗水,卫生间的臭味,这些整体浴室都提供了完美的解决方案,最终整体浴室装修的完成效果得到了万科的认可,万科才做大范围的推广。
    在新疆和西藏,整体卫生间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便宜的建造方式,因为交通不是很方便,要想用到内地好的装修材料代价是非常高的,当整体浴室做到这些地区的时候效果还是非常好的。
    尹伯悦:最近这一两年政府特别重视老旧小区的改造,国家十三五确定一个重大科技专项资金,专门针对老旧小区的改造,我们这块有没有在老旧小区内装饰进行改造的好的办法。
    宋兵:老旧小区内装的改造是非常难的,从模数来说,它是结构的模数占主导,其实老旧小区改造从工程的角度来说,科逸这个产品是最适合的,它比较快,没有什么噪音,但这里面比较大的问题在于,很多老旧小区马桶和地漏基本上是下排水,整体浴室底盘适应下水口的时候原来的精度是达不到的,要解决对位的问题,所以现场安装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这个底盘是架空的,要升高大概10公分到12公分这么一个高度,对于老人来说,这是不太能接受的,但是往往老旧小区里面住的就是老人,这是下一步需要在技术上解决的,要成体系地解决这个问题,那房间里面整体升高是否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也不见得。因为房间如果整体升高就影响到走廊是不是整体升高,否则的话走廊和户门之间有一个阶也会摔,走廊升高了意味着楼梯踏步最后一个台阶也要升高,这样还是会摔着,这是成体系的问题。再回到我刚才说的管子,在改造的时候会遇到换管子,换完以后能不能做到同层排水,马桶的位置会不会变,目前我觉得缺乏一个成体系的研究,因为我们这几年还是侧重于新建的房屋,可能下一步装修的高潮就是老旧小区,而且有很多老旧小区并不那么老,包括80年代、90年代盖的房子,像管子这些都出问题了。
    所以目前来说我们没有太好的方法去用工业化的办法做这个老旧小区的装修改造,目前可能还是大量的传统家装公司在承接这样的活。作为科逸这样的公司如果是一对一,就是刚才张总讲的,我们直接to C,这个C就是直接用户,这太难了。首先没有形成标准化,那产品就不会便宜,再加上现场的条件也不标准化,所以安装的难度就会非常高,造成整个价格相对来说会比你新建的要高很多,有的时候在安装时还不一定能把这个口对上,所以这是未来老旧小区改造非常大的一个课题。
    尹伯悦:这是一个难题,也是一个亮点,我们国家以后老的建筑量是400多个亿,住宅占到100多个亿,2000年以前我们做的统计,2000年以前的改造有30多个亿,也有人说70多个亿,随着我们的生活水平提高,要求越来越高,装修频率可能高一些,这个市场量大面广,是一个难题,也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
刚才我们谈了很多,关于工业化,包括装饰,厨卫,标准,模式化。还有关键的就是信息化,只要提到信息化肯定跟大数据,物联网连在一块,我们最终关键还得体现工业化装饰这块,工业化装饰这块的信息化比其他结构体系的施工,结构体系的制作可能体现得更重要一些。我们国家正进入老龄化社会,怎么利用信息化满足我们正常的使用,为包括老龄人和幼儿提供丰富多彩的生活。
    宋兵:适老这块,我们现在做卫生间、厨房会提前考虑未来对轮椅这方面的需求,某些空间会把它扩大,还有我们现在家里大部分的户门都会有一个台,门框是齐口,下面有一个下口,这对老年人未来生活都是不利的。这类产品的研发目前还没有完全跟上,这个台拿掉以后怎么解决漏风的问题,怎么解决两边框的结构刚度的问题,因为下面的支撑结构是有一些作用的。
    现在总体感觉,从适老的角度来说,目前我们只能是尽力,还没有达到先进国家的那种适老的水平,比如说我们现在住宅的楼门口会有坡道,过去规范是没有的,现在大家都要遵守这个规范。但是很多情况下,比如我们进到电梯里面的时候,电梯宽度可能不够了,在里面转身是比较难的,还有家里面的门虽然可能把刚才讲的底下的这个台去掉,轮椅是可以过去,但是人在房间里面门边没有给轮椅足够的位置,门是打不开的,这个又牵扯到其他的一系列的问题。比如针对保障性住房来说,房子室内的面积就这么多,毕竟是一个普通住宅,不是纯粹的老年住宅,我们怎么把这个适老的概念放进去,这个其实也是我们现在在研究的问题,我不知道张总从产品的角度,这边是怎么做的。
    张开飞:我一直在想工业化内装,宋总谈到的适老这块,我们讲的信息化管理并不是完全从大数据来的,我们的信息化管理更多地服务于工业化内装的方向,比如拿宋总提的案例来说,对适老的住宅,我们在做工业化内装准备的时候会有一个特别的界定,例如轮椅会有一定的宽度,这里面还有轮椅转弯的半径、停靠的空间以及坐在轮椅上操作所需的空间等,在设计阶段我们把这些称之为设计需求,在收集设计需求时就把这些称之为信息,有一个信息编码,信息编码一,信息编码二,要提前把这些需求体现出来。
    这在信息化管理里面是设计阶段的东西,我们就会把这个东西延伸下来,从客户的需求到对应的产品设计、产品的制造,甚至包括包装、运输还有现场装配,比如说我要先去考量轮椅通过的空间,我这个门就要先装,我要进到这个门以后还要做一个开关,这个开关是第二个顺序的安装,我的物料就是这样一点点过来的,包括工人去现场装配也是通过信息化管理的手段,每天装多少,哪个先装,我的物料怎么样跟进,这就是信息化跟工业化内装的配合。
    刚才尹处说到精准和准确的话题,其实工业化内装方面,我跟宋总也抱怨过我们企业和我们合作伙伴出现的困难,我们就是在准确和精准的层面上下的功夫太弱了,宋总在设计端开的口子,我认为已经很好了,我们在操作的过程中有很多的现场难度。第一个我们真正碰到的难度是,物料是否能够按照设计需求和施工计划准时准量准规格型号地送到现场,不能人都预备好了,物料送不到。我发现不光是我们,整个国内几乎所有工厂都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准确这个东西,体现设计意图,在中国,从设计端打穿下来的施工计划我们做得非常差。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学习对象,日本的东横,物料就是提前一天到现场,物料保障时间就是一天,我说你们怎么能够做到呢,要晚来一天怎么办?他说为什么会晚到呢,如果不行的话就把这个时间改掉。
我们科逸不光是厨房和卫生间,不光是收纳,不光是门窗、地板,包括隐蔽工程里面的管线,都像日本那样切好了,单独包装送过去,这个我们可以做到,全部内装的部品我们可以实现80%。但是日本还有一个让我很吃惊的状况,他们居然连电线都切好了,有设计基准,弹性的模块,我问他如果电线万一差一公分,再做个接头,那这个电线就废了,他还是问我这个问题:我为什么会短一公分?他说有安装的基准,不可能随便有偏差的,他问你为什么会短,我竟然答不出来。做工业化内装和信息化管理的时候,日本所有的物料编码什么时间到达现场,到达地点,安装顺序,编码分为几段都能够检索到,不说在全生命周期里面发挥多大作用,在整个施工管理阶段这种信息化管理的手段就非常强大。
刚才宋总描述适老住宅的时候,这些因素考虑进去了,宋总在设计阶段,已经把用户端的需求传导到我们这了,我们就通过信息化手段把它呈现,宋总发出的需求1234,我们知道怎样跟宋总对应,我们的生产制造还有安装是怎样对应的,有一个头和一个尾循环过来,这样就能够检索,因为我们可能不太明白宋总的设计需求、原理,但宋总这个圈画过来之后说这个不对,这个再调整,如果是OK的,那宋总就把这个工作做到闭环处理。
尹伯悦:我想信息化不仅用于设计和制造过程中,从设计到施工包括使用者之间都可以互联互通,相互的共享,我们现在有BIM体系,体现互相之间的关系,可以把我们设计的意图,实时地发送给施工单位,他可以在现场不精准的情况下进行简单的修改,这个通过信息化又传递给最后使用者。
刚才谈到适老,我想这个对于科逸,包括宋院长来说,可能也是以后一个主要的发展方向。我们国家有接近20%的人口是老年人,尤其是坐在轮椅上的老年人更加需要我们提供适老功能住宅,这也是我们未来研究的方向。
    我去过科逸在苏州开发区的工厂两次,我也看了他们的产品,已经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有很多个性化的东西,包括颜色的多样性、花样的多样性、实用功能的多样性,甚至价格都体现多样性,所以科逸的产品在未来市场上占有率一定会非常高的。
    张开飞:我们会通过研发不断地提高自己,让自己的市场地位变得更高。
    宋兵:我再补充一下信息化,实际上信息化除了刚才两位说的设计、生产、建造、安装这个过程,在未来的物业管理中信息化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其实我们现在的技术条件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所有的产品全部给它进行编码,然后不管是用植入芯片还是贴标签的这种方式,实际上它都可以进入一个物联网的体系里面。未来从物业管理角度来说,信息化体系建立起来之后,物业更换维修的效率相对也要高很多,它的好处除了能够降低建造生产过程的造价以外,物业管理的费用同样也会降低下来。当然这个东西其实又回到最开始的标准化的题目上来说,比如我们现在以设计厨柜柜门这一项来说,可能要求它的尺寸尽量的少,70%、80%的柜门都可以互换,这个就很重要。这样未来的物业从仓储管理这一项来说,就可以从备料的角度,比传统的厨柜减少70%的配套,可以用30%的标准化程度很高的材料覆盖那70%,这个也是标准化和信息化之间的良性互动的关系。
    张开飞:信息化是我们把工业化制造放到产品的全寿命周期里必不可少的一个手段,我们科逸推出了工业化内装1.0、2.0这样的概念。
    尹伯悦:现在做到几点0了。
    张开飞:我们目前1.0做到100%,2.0做到80%,3.0做到60%,4.0做到30%。1.0我们会把住宅核心的构件进行部品化制造,2.0以现场干法施工为基础,3.0是把信息化管理的手段引入制造,即智造里面,4.0我们希望还是变成一个自由制造的状况,整个制造业可以实现行业资源共用,从集中到分散大家资源可以共享,比如说从原材料的储备,有这么多的物流等环节,可以计算得更合理。实际上在大数据和互联网的情况下,这个时期我们的标准化提高以后,可以满足更多个性化的制作,很多个性化的东西在之前可能因为工艺水平不够无法实现,但现在工艺水平提升了之后,可以实现,从而让制造进入自由化的阶段。
    尹伯悦:今天我们的交流就到此结束了,谢谢张总,谢谢宋院长。
 
加入收藏
分享:
观众
登记
联系
我们